臨終關懷──談死亡教育

安慧學苑文教基金會製作「菩提樹下」節目

香光尼僧團 見融法師採訪 85.4

問:何謂死亡教育?是否能為此做一定義?

答:所謂「死亡教育」,主要是以死亡為主題,幫
助個人了解死亡,例如:了解死亡在人生中所扮演
的角色為何,對你有何影響等等。亦即以死亡為主
題,使人改變自己想法、感受、價值觀,乃至行
動,而這改變的過程就是教育。簡單說,死亡教育
就是一種促進個人了解死亡是生命之一部分的教學
過程。內容大概有三方面:探討死亡現象、死亡問
題、生死的關係。

  雖然是以死亡為主題,但是也會連帶影響我們
對許多事物的看法。它雖然是一生中最後發生的事
情,但是,從時間先後的相對關係來看,它反過
來會影響我們對生命意義的看法。我們會進一步思
索:對於自己的一生應如何處理、如何看待?所以
,雖然是以死亡為主題,但是它可以增進我們對生
命的看法,例如增加對生命的欣賞力;而且可以反
映到日常生活中。換言之,雖然討論的是未來的事
,但是會影響目前的日常生活,你會將看法融入生
活當中。

問:是否可說認識死亡,可以使我們更深刻而有意
義地看待自己和別人的生命?

答:是的。因為我們並不知道何時會遇上死亡這件
事,一口氣沒進來,沒出去,這就是死亡了。今天
躺下去睡,明天是否保證還能爬得起來,很難說。
看起來似乎是很遙遠的事,但是有可能在任何時間
發生,例如:意外、重報等等,很難預料。所以這
就是你生命的現實,你如何看待這種生命無常的現
實,就會影響到你這一生的認知或行為,二者可說
有很密切的關係。

  進一步來看,若對死亡有更深入的了解,對於
每分每秒、每一個你所遇到的人或事,就更能將它
視為如同一生最後所面對的事物一般。若能用這種
態度處事或待人,你會發覺很多事情自然就很好解
決。譬如,當你想到:這件事是你一生中最後所要
做的事,所謂「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」,自然會流
露出真誠心;今天你遇到某個人,不論他是親或
冤,若能當成是最後一次的見面,就能自然顯現出
佛法的智慧與慈悲。你會覺得每件事對你而言都很
有意義,因為你知道,這是最後一件事情,不會再
有第二次了。人類為何有許多潛能無法發揮出來?
或者用佛教的術語,為何「佛性」不能發揮出來?
就是因為認為永遠還有明天、還有下一秒、還有明
年。

  把所遇到的人或事當成是最後一次,其實就是
佛教所說的「無常」的體會。把無常的道理運用在
日常生活中,這點的認識很重要。

  再換個角度來看,不但是最後一次,而且也是
最新鮮的一次。我常說的:「把任何接觸、遭遇,
都當成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。」把它當成是第
一次,就不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。例如,你昨天對
我是好是壞,我都不會記在心裡,而是用最新的態
度來對待你,全部重新開始;而且我也會當成最後
一次,非常珍惜而全力以赴。

  因為是最新鮮的一次,所以我不會受過去的影
響;同時也是最後一次,所以也不會因循苟且,想
要拖延到明天或下次再做。今天應該說道歉或感謝
的話語,今天就說;應該要改進的,不要留到明天
再做,而是今天就做。把任何人事或遭遇都當成第
一次和最後一次,這是對無常很重要的體會。

問:請法師再以簡短的幾句話,重新將死亡教育的
定義做一個結論。

答:簡單說,「死亡教育」就是以死亡為主題,使
人了解死亡,而且也能進一步使我們了解日常生活
的現實。它有助於我們對生命意義的了解,進而影
響日常生活的行為。這是從時間先後的相對關係來
說的,也就是從死亡反過來看生命的意義。

  若從「網狀」(周圍)的關係來講,死亡則可
以使我們了解與死亡相關的文化、宗教、哲學背
景。因為社會、文化是由單一的個人組合形成的,
所以很多個人對於死亡的看法、做法、問題,組合
起來就形成一種文化或宗教。舉例來說,佛教的產
生,就是由於佛陀從四個城門出遊,看到老、病、
死、解脫等現象,引發他想了解生死的問題,於是
有佛教的起源與發展。這便是從死亡的問題而產生
宗教的典型例子。

  所以,從死亡這件事可看出不同文化對死亡的
處理方式,不同宗教對死亡的看法,乃至不同哲學
對死亡的理論或觀點。所以,在這網狀的關係上,
可謂「牽一髮而動全身」。

問:聽說法師在明年在藝術學院將要開設「死亡教
育」的課程,請問法師的用意何在?

答:可以分兩點來說,第一、從死亡可以探討什麼
是「人」,人的本質為何?死亡到底是在肉體?心
理?感受?還是靈魂?死亡之後是什麼東西留下
來?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問題。

  第二、在藝術方面,有很多作品是以死亡為題
材。例如,從西洋的宗教音樂來看,如:彌撒曲、
安魂曲等等,都是很美妙的主題。耶穌基督的十字
像,也是用死亡為題材。美術、電影也是如此。例
如有一位最近才過世的波蘭名導演,在他所拍過一
系列的電影中,有一部是探討一對父子對生命的看
法。他的小孩有一次出門時,看到一隻小狗凍死
了,回家後就問父親:「人為什麼會死?」他從小
狗的死,發現人也會死。

  因此,死亡可說是藝術家很重要的素材。

  所以,想開這門課大概有以上兩個原因:一、
它是有關「人的本質」的普遍性問題,二、對藝術
家或者對有心想學藝術的學生來說,有時間認真思
考這問題,可以加深他們對藝術作品的了解。

問:法師對這門課,是否有預設的教學目標?

答:就教學目標來說,首先是希望在知識方面,對
死亡問題有正確的了解。第二、幫助學生在了解死
亡問題後,在自己內心建立對此問題的看法或態
度。第三、幫忙學生,當遇到這問題時,是否是要
做出什麼行動?是否現在就可以寫預立遺囑?是否
是有將死亡放進自己的生涯規劃裡?當自己面對死
亡時,如何調適情緒?或者當親友面對死亡時,如
何幫助他們調適情緒?這是屬於技能方面。

  所以不只是學習知識而已,還要向內建立自己
的看法,進而想辦法將它真正做出來、表現在行為
方面。能達到以上這三個教學目標,才能算是比較
完整的教學。

問:法師是否有什麼教學方法能達到以上這些目
標?

答:首先是提供豐富的資料,使他們在知識方面能
了解此問題。其次,在課堂中可能會增加小組討
論,讓他們表達自己的想法,分享個人過去的經
驗、討論將來可能發生的問題等等。或者實際參觀
「安寧病房」,真正去感受。這些都是可以設計
的。

問:在目前社會上,推行死亡教育有何困難之處?

答:大概有二點,第一,當然死亡是大家十分忌
諱,不想講或不方便講的事情,這是推行死亡教育
的困難之一;其次,在宗教徒方面,因為對死亡已
有宗教上的看法,認為只需在自己所知道的宗教領
域裡處理死亡,例如:「我知道臨終時要助念就好
了」,或者「我只要保持正念求往生就好了」,不
需要死亡的教育,這也是要推行死亡教育另一項困
難。所以,一般人不太想談它,另外一些人又認為
自己已經知道了,不太需要再全面性了解其他的看
法、問題或經驗。

問:那麼要如何突破這兩點的困難?

答:現在社會上,對這個問題已經逐漸重視了。有一
些基金會或機構會大力推行這方面的教育。在宗教
方面,我建議身為宗教師的人,最好不要認為在自
己的宗教領域中已經全面了解,應該抱著開放的
心,多參考、了解各方面的經驗、知識,並且教育
信徒。教育的基本精神就是:心胸一定要開放,隨
時調整、吸收新的觀念、知識。所以,若想要突破
推行的困難,這兩個層次都很重要:一般大眾觀念
應開放,宗教師本身也應開放。

問:法師對於死亡教育的落實,不知是否樂觀?

答:目前在各單位的推展之下,加上社會、宗教或
哲學的教育也逐漸重視此「教育的死角」──死亡
教育的問題,我相信大家對死亡教育的接受度應該
是可以逐漸提昇的。

問:如果一個人對死亡沒有很正確的觀念,法師認
為可能會有什麼問題產生?

答:就像前面在談「死亡教育的定義」所說過的,
對生命的意義,以及其他相關層面都會了解不足而
不夠深刻。對宗教徒而言,若對這方面了解得不夠
完整,我覺得是很值得擔憂的,因為如此並不能完
整地完成自己所要達到的目標。

問:是否可以說,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了解,那麼
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就無法發揮功能,因而無法突破
許多問題?

答:是的,而且最重要的核心問題就更不可能被突
破。因為死亡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,不是理論上談
得很多就能夠克服的,而是實際上看你如何面對、
處理它。

(下一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