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回蓮風小語2003摘錄]

 

禪支與意言

今天是佛七第四天。今天想跟大家談一談,假如修念佛三昧以禪定作為目標,應如何把握方向?

三昧 (意譯為等持的意思是指使心平等的保持,心能集中。相較於禪定 以初禪至四禪的色界、無色界定為主;三昧的範圍比較廣,可通色界的禪定與欲界的散定。在欲界,在日常生活中,剎那短暫的時間內,心能保持平等,也算是三昧。

若要進一步達到禪定的要求,就要有禪支,須在內心建立起特定與禪定相應的心所 心理作用。達到初禪以上,就能遠離欲界的執著、束縛,尤其是遠離欲界飲食、男女的欲望,而能自在。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,特別是身處於一般的社會,需要有環境、專業的修行等條件具足,才能實現。

但是大乘佛法並未要求一定要有禪定才能行菩薩道。縱使在解脫道來說,只有禪定,仍不能完全解脫,只能算是「定解脫 ;重要的是要有智慧破除我執,才是究竟的解脫,也就是「慧解脫 。但是慧解脫仍需相當程度的定力,使智慧保持穩定。這種定力不一定要達到初禪以上,而是在還尚未達到初禪以前的定力,稱為「未到定 」。慧解脫仍需要未到定才能成辦。

由於三昧的定義是使心平等的保持。大乘佛法就開展出種種三昧,念佛三昧即是其中的一種。其餘還包括大家所熟悉的法華三昧、華嚴三昧、海印三昧、首楞嚴三昧等各類各樣的三昧法門。雖然三昧不一定要達到初禪以上,但是修行的方向、原則與禪定是一致的。

也就是,首先要使覺察力、覺觀力夠敏銳、穩定、有力量。覺察自己對於欲望是否能減輕、減弱。在念佛法門來說,就是是否能知道娑婆世界欲望執著的弊病,它的過患、問題。若一直貪著不捨,將是痛苦的來源;知道苦才有可能厭離、遠離。所以,念佛三昧也說「厭離娑婆」。對於娑婆世界的過患、身心貪著的過患,如果沒有看清楚,沒有細微的覺觀,那是不太可能厭離娑婆苦的。

初禪之所以能夠離欲,是因為有覺觀力、「有覺有觀」。覺、觀 又分別稱為「尋、伺 」。有覺有觀又稱為「有尋有伺」。而這覺觀(覺察觀察)或尋伺的力量,就如同貓抓老鼠 一樣,很綿密、一直緊跟著。

貓一發現老鼠,猶如「覺」開始觀察、覺察到過患。老鼠躲到洞口,貓就在洞口守候,猶如「伺」,緊跟著不放,觀察得很細微,走到那裡就跟到那裡。對於貪著、執著,時時刻刻都能反省到它的過患,知道它是苦的來源,久而久之生起厭離心。產生厭離心便能減少憂苦。

對於欲望表面上的感官之樂,一般人會感到很直接且實在。但是仔細檢討起來,感官的快樂通常很粗重,很快就過去,緊接其後的則是憂苦。例如貪著飲食,貪著自己喜好的口味,剛開始喝一杯、吃一口覺得很棒,但是吃多了就會感到腸胃不適。有時會擔心份量不夠,恐怕會別人搶去。又想:以後能否再吃到,而患得患失。

娑婆世界的欲望,其實蘊含這種憂苦。遠離憂苦之後,才會生起禪定喜樂,使你心生嚮往。也就是淨土法門所說的:厭離娑婆,欣往西方。對於離欲的樂,經中稱為「極樂」;「極樂世界」即是遠離娑婆的樂。

初禪的境界則稱為離生喜樂,以覺觀力覺察欲界的過患而厭離,之後產生禪悅禪定的喜悅、法喜及快樂。這時心就能穩定、一心不亂 ,稱為「一心」或「心一境性 」。

因此,修念佛三昧時,並不是迷迷糊糊,什麼都不想,而是覺察力、覺觀力越來越穩定、敏銳,知道自己身心該走的方向。遠離娑婆世界貪著執著的方向,走向極樂世界的方向。遠離我執的方向,走向無我的方向。

內心清楚,所表達於外的言語、聲音、行為、行動也很清楚。念出的聲音,自己聽得很清楚。合掌、放掌、站立、繞佛,每個動作都很清楚。打坐時,坐姿如何?是端正或彎腰駝背,是昏沉或散亂?自己很清楚。

在念佛的過程中,六字、四字佛號的聲音,與姿勢動作如何配合?並不是說身口都不動,合掌時不想合掌,唱念時不想開口,就叫禪定。這並不是佛教所說的禪定,而是如木頭、石頭一樣。

從如法的過程來看,也知道自己的身心是依於「法」,而不是依於自己的習慣、習氣。當然習氣有好有壞,但大部分的習氣都是以我為中心。

若依於法,隨因緣法則如法的做,念佛時,合掌、止靜,動靜皆如法。等到有一天面對死亡,也能順著這自然法則,生死如法,不貪生怕死,不加速死亡亦不延緩,不早一秒鐘也不晚一秒鐘,恰到好處。所以在修念佛三昧的時候,要注意到這些基本原則。

除此之外,還有「意言」也是修念佛三昧要注意的。內在的語言聲音,佛教稱為「意言 」,即意識裡的語言。前面所提到的,修禪定時的覺觀或尋伺,它的心理作用也是意言,也就是是內心的語言。

比較粗顯的稱為「覺 」或「尋 」,比較微細的稱為「觀」或「伺」。覺觀或尋伺皆以意言為性,以內在的聲音語言作為它的性質、自性。你如何知道自己的覺觀力清楚敏銳、穩定、有力?其實就是看內在的聲音語言是否敏銳、穩定、有力。

這就是第一天跟大家提醒,念佛時,內在的聲音與外在的聲音要能一致、統一。如此才容易了解自己,別人也容易了解你。才能與別人有良性的互動、彼此切磋,滅少磨擦及障礙。若表面的聲音與潛在的聲音不一致,有時連自己都會被自己所騙。以為外在如何表現是一回事,內在如何想又是另一回事,因而想隱瞞一些不想讓人知道的事,結果最後還是自己騙自己上當。

修稱名念佛三昧,念阿彌陀佛時,內在與外在若都能念得清楚、穩定、有力,逐漸就能產生戒定慧。尤其在智慧方面,可從佛法體會到平等無差別性。

日常生活中,不論與任何人談話,皆能平等無差別性。與仇人說話時,即使對方說惡毒的話,也會覺得好像在聽佛號一樣,不會起瞋恨心。與親朋好友講話,又能像在聽佛號一樣,不會起貪著心。

從早到晚都不斷觀照語言、文字、聲音,功夫就容易打成一片。不會將念佛、與不是念佛絕然分開。功夫打成一片,每分每秒每念就能夠相續不斷;相續不斷則身心轉換、對治習氣的力量就強。

身心轉換後就能輕安,身心輕安就越容易集中;越集中就越能遠離粗重。輕安與專注二者就能良性的循環,互相增長。三昧自然能得成就。(本文節錄自《蓮風小語2003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