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反對殺害與死刑

釋惠敏  

2003年9月,臺灣民間幾箇司法、人權、宗教等團體組成「替代死刑推動聯盟」(簡稱「替死聯盟」),主張︰如果殺人是對生命最大的暴力,為什麼我們在反對它的同時又贊成制度性謀殺之存在?國家/司法殺人能保障生命與和平,或是墮入更黑暗暴力的惡性循環?並依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,提出︰目前世界上已有80個國家全面廢除死刑;15個國家於平時廢除死刑(保留戰時犯罪行為的死刑);23個國家雖未在法律上廢除死刑,但已超過10年未曾執行死刑,或承諾不再執行死刑;最後則是尚有78個國家仍維持死刑,其中,去年仍有執行死刑者,僅剩28國,我國列名其中。
此潮流源自於基督宗教文明為背景的歐洲,在台灣宗教界,也是以基督宗教界積極推動此議題。例如︰天主教台灣區樞機主教單國璽曾向陳水扁總統提出廢除死刑的建言,天主教輔仁大學「若望保祿二世和平對話研究中心」於2001年、2004年分別主辦「廢除死刑」的國際學術研討會等。
作為台灣主流宗教之一的佛教界意見領袖們則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。但是有佛教學者考察大小乘佛典,發現佛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明確反對死刑、主張廢除死刑,並且在大乘佛教流行地區,產生實際影響的宗教。其考察要點如下︰
佛陀時代,央掘魔羅事奉邪師,殺害近千人,後為佛陀度化出家。當時國王欲誅伐此人,因佛陀求情而赦免。此外,目連尊者晚年在王舍域內行乞時,慘遭嫉恨佛陀教團之婆羅門徒執杖梵志,以瓦石擊死,阿闍世王欲逮捕凶犯,處以極刑,但是被臨終前的目連尊者所制止。
《華嚴經》主張︰「菩薩治國……於法自在,見者咸伏,不刑不罰,感德從化」。「菩薩見有獄囚……將之死地,欲斷其命…..置高碪上,以刀屠割;或用木槍豎貫其體,衣纏油沃以火焚燒,如是等苦,種種逼迫。菩薩見已,自捨其身,而代受之。……不捨身命救贖其苦,則不名為住菩薩心」。《大寶積經.善臂菩薩會》說明菩薩具足尸羅波羅蜜(菩薩戒律),包括了「不囚執戒、不鞭杖戒、不刑戮戒」。
《大毘婆沙論》認為「王及法司,若遣他殺,得殺生無表罪。彼所遣人,及若(法官)自(己執刑)殺,俱得殺生表、無表罪。」《瑜伽師地論》、《俱舍論》等都將斷獄的法官、守獄的法警與劊子手等行業,歸類於惡業,與屠宰業一樣,包含在「12不律儀(不好的行業)」中,《立世阿毘曇論》認為此等會招感的地獄果報等。
龍樹菩薩之《福蓋正行所集經》提到︰有旃陀羅(劊子手)受佛戒後,於諸罪人,誓不行殺。為護佛戒,寧違王令而犧牲」。《法華經.普門品》︰「若復有人,臨當被害,稱觀世音菩薩名者,彼所執刀杖,尋段段壞,而得解脫。 設復有人,若有罪、若無罪,杻械枷鎖檢繫其身,稱觀世音菩薩名者,皆悉斷壞,即得解脫」等等。
此外,根據東晉法顯的記載,在佛教影響下,印度之「王治不用刑斬,有罪者但罰其錢,隨事輕重,雖復謀為惡逆,不過截右手而已」。唐三藏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記》中也說:「政教尚質,風俗猶和。凶悖群小,時虧國憲,謀危君上,事跡彰明,則常幽囹圄,無所刑戮,任其生死,不齒人倫」。當時印度刑法,即使是謀逆之罪,也只監禁,不採死刑,但有肉刑、流刑與罰款。
在中國歷史上,根據《新唐書.刑法志》,記載唐憲宗(806-820年間在位,曾迎佛骨而為韓愈所諫)「英果明斷,自即位數誅方鎮,欲治僭叛,一以法度,然於用刑喜寬仁」,元和8年(813)詔令改大部份的死罪為流刑,「故自玄宗廢徒杖刑,至是又廢死刑」。
在西藏,1349年(帕竹政權時期),大司徒絳曲堅贊制定《十五法典》,根據佛教「十善法」精神,廢止死刑,「對殺人者罰命價」。1653年,五世達賴喇嘛修訂《十三法典》也保留廢止死刑的精神,而代之以令其將所有財産同受害人屍體一同扔入水中之處罰。
根據該研究,我認為佛教是反對實施死刑並且努力救援死刑犯。但是,在推動替代死刑時,我們若也能明確的說明注意下列幾點,則比較容易被社會大眾所接受。
一、尊重社會大眾基於安全、安定、公平、正義而對刑罰嚇阻機制的需求,因此,台灣佛教界態度也比較保守。所以,在推動替代死刑時,也昭示不是主張殺人犯罪者無罪,或為殺人惡行辯護,而是基於「尊重生命」的普世價值,以及「殺人償命」並不能解決問題,例如:在中國每年槍決一萬多人,而臺灣在2003年執行死刑已降到7人,已接近不需死刑的情況,我們可更積極推動替代死刑。
二、在臺灣,將這極少數人處以死刑,對社會不一定有正面意義,反而從國家的立場,示範「以殺解決問題」的態度。相對的,推動替代死刑可從國家的立場正面宣導,對社會大眾作「殺害生命不能解決問題」的教育,有減少殺人犯罪的作用。所以,推動替代死刑時,應同時昭示反對殺人犯之傷害暴力,並且關懷受害者家屬的傷痛與損失,發展相關的照顧制度。
三、要求國家、社會大眾接受廢除死刑時,我們應有身體力行的覺悟與態度,設想若是自己或親友經歷「被殺害」時,是否也能作正面的示範?如此,才能與國家、社會大眾作適當的對話與溝通,也才能有充分的說服力。
四、有關論證佛教對斷獄的法官、守獄的法警與劊子手行業,是惡業,包含在為「12不律儀」中,會召感的地獄果報等的論點,應考慮司法權未獨立的古代時空,也無法科學辦案,容易草芥人命。在現代的時空,則應重新評論其價值,否則對司法界人士在社會的正面意義會有不公平論斷的問題產生。
(本文刊於《人生》雜誌257期,2005年1月)